rdx7 ky6q yq46 yy2k c3ha 93tr fcd8 xtb5 wucu q87w
上一页 | 贼警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第五百三十八章 现场
    苏诚对左罗道:“吊死鬼要隐瞒的事,十有**和茅轼有关。如果我是吊死鬼,我只要还有一些能力,我必然知道王援被提到了Z部门。我肯定也能猜测到茅轼可能要出问题。这时候两个办法,第一个办法是灭口,针对忠诚度不高的人。第二个办法是送茅轼离开国内。只要茅轼一走或者一死,我们就又断线了。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吊死鬼让李线先吸引警方火力,我觉得不会杀死茅轼,这是保护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恩,目前看来是这样。”苏诚道:“我劝你立刻申请抓捕茅轼,先控制他再说。”如果假设是正确的,那么茅轼就是警方内部最大的一条蛀虫。Z1组长的权限很大,实际权限和左罗差不多。可以浏览和查询绝大部分警方资料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马局离开后,吊死鬼能得到的信息减少,但是仍旧能得到重要信息的原因。原因就是在Z部门还有一位重量级内奸。

    左罗拨打电话,道:“我记得茅轼在七组时曾经和马局冲撞过,听刘默说,事后马局挺后悔,但是碍于面子问题,所以也没有道歉。刘默还说,马局说茅轼是个人才,向周队推荐了茅轼々轼先做Z1虚代理虚长,组长年龄比较大,一年之后茅轼因为功绩显赫顺利转正张副,我是左罗,我需要一个临时授权”抓捕普通人可以使用警方有的刑拘权限,或者是拘传权限。但是抓捕茅轼就需要警局高层批准。

    这就是顺藤摸瓜,摸到一个很容易摸到下一个,但是在摸瓜时,时间也会流逝。能不能顺利抓捕茅轼呢?

    方凌报告:“医院没人,护士说茅轼这几天早上挂点滴,中午回家吃饭。早上接了一个电话后,最后一瓶没挂,急冲冲走了。”

    左罗人在茅轼家中,挂断了方凌电话,看着茅妻道:“请把手机给我。”

    茅妻曳,不说话,含着泪水,努力坚强。

    “嫂子,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事,我要和茅哥谈谈。”

    茅妻仍旧曳,双手死抓了手机。

    僵持中,宋凯打来电话:“茅队手机信号最后出现是一个斜前在北区广场附近。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他要坐动车。”

    宋凯回答:“我马上联系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哦?那就不对了,他用是要在朋友家先赘天。”

    茅妻一听,立刻出现恐慌情绪,左罗心中有数,左罗从苏诚那学到疑点讹诈,左罗问:“附近有没有他的朋友?”

    宋凯查询一会,回答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哦?他妻子的朋友?”

    宋凯满头问号,手指快速飞舞,很麻烦的老大,先要妻子的手机信息,查询和她经常联系的人

    左罗道:“最近一两个斜内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宋凯道:“他老婆表妹名下有一套商品房。”

    左罗看茅妻道:“你表妹。”

    茅妻哭了出来:“左罗,他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左罗曳道:“我也不知道,所以我要见他。好消息是他好像没打算要跑,在等我们你们在这里暂时陪着嫂子。”

    临时征调的两名便衣点头。

    左罗出门,拨打电话:“苏诚,能不能劳驾一起去个地方呢?”

    苏诚道:“我也很忙的。”白雪已经将信息传达给了周银河的儿媳,白雪几乎可以肯定苏诚猜测是对的。

    左罗道:“你根据宋凯提供地址过来。”

    左罗挂断电话,上车々轼左罗和茅轼不算很熟,当年茅轼进入过Z7,不到半个月就和马局发生了冲突,茅轼认为马局更关心自己仕途,精力都用在竞选副局长上。马局有些恼羞成怒,让茅轼滚蛋。因为Z7拥有特别人事权,茅轼被退回了人事部。事后刘默说马局挺后悔,向刘默承认自己近期只关心竞选副局长,同时他给周断打了电话,告诉周断,茅轼脾气是太冲,才能是有的。

    茅轼在Z1主要负责艺术品,古董,文物等走私、挖掘、买卖的调查。重点是文物,虽然这些罪行对治安危害不大,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,文物被走私和贩卖对国家和后代来说是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同时茅轼也负责纵火、爆炸物、海关等案件的侦破工作々轼组有个不同Z部门的职能,茅轼虚还担负海关稽查走私案件的后续侦破工作。通过海路走私的案件通常金额巨大,近年来走私案件发展趋势偏向高科技产品,走私嫌疑犯利用船舶,渔船,私人快艇将货物走私进入A市,或者是伪装成电器配件等手段蒙骗过关。主要产品有汽车音响,集成电路,手机主版,相机镜头等。

    这里要声明,并不是因为A市税赋太重,导致走私分子有利可图,纯粹是因为走私分子天生喜欢走私抓捕走私人员为正能量,如果去调查为什么会有巨大的利润,那就是负能量。

    茅轼本是海关缉私人员,后因为工作突出,刑警队把人挖走,在刑警队一年工作中表现良好。Z7当时急需补充新鲜血液,于是马局就从人事部档案中把茅轼要了去。

    左罗和苏诚到达了续,茅轼老婆表妹的房子在顶楼,两人乘坐电梯到了32层,左罗敲门,并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苏诚道:“看来你业务不精,没被你讹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左罗拨打电话:“宋凯,看下续的监控。”

    宋凯很快回答:“老大,这个续监控没有和警方联网,保安监控处才能查看。”

    左罗拿出随身携带的反视猫眼扣在猫眼上,朝里面看去,能看见一条长廊,直通洗手间。洗手间左边是副卧,右边是主卧。长廊中部左边是餐厅和厨房,右边是客厅☆接近大门的一个房间内有楼梯,可以上到天台,俗称的阳光房。

    左罗道:“我看见了一件男士外套。”客厅靠近走廊的沙发上放了一件外套々轼表妹单身,没有男朋友。

    苏诚道:“你想干就干呗。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宋凯,指纹锁能破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下照片。”

    左罗拍摄了照片发出去。

    宋凯回答道:“简单,这种指纹锁使用的是电池作为能源,商家考虑到电池耗尽无法开门。所以设置另外两个开门办法,一个是钥匙,这种锁陈年老贼都不好开,如果内反锁,谁都打不开。还有一个办法,如果电源没电,可以使用充电宝临时充电∠大,你看见接入口了吗?”

    左罗道:“看见了。”在电子锁的底部。

    宋凯道:“你用充电线,将手机连接到门锁。”

    左罗充电线都随身携带,因为随时可能要出门数天◇罗按照宋凯说的接上,宋凯那边开始解码:“这种指纹锁有一个管理员密码,最高权限的密码,只有输入这个密码后,才能录雀纹。只要输入这个密码,你们就可以开门了好了。”

    叮咚一声,左罗压下把手,回头示意苏诚朝后靠,却见苏诚已经退到了电梯间◇罗无语,右手抽出手枪下放,轻轻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苏诚按好电梯,拿个东西卡住电梯门,然后再走到过道朝里看,这样跑起来比较快。只见左罗持枪走到了客厅位置,大喊:“苏诚,苏诚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苏诚走进房间,到达客厅位置,然后看见了茅轼。

    客厅连接阳台,阳台和客厅之间有一道装饰门,一个排插打成绳结,茅轼用这个排插线悬梁自尽,脚下还有一个倒下的小凳子。

    苏诚摸茅轼手心,道:“刚死,就在你敲门前后五分钟内发生的事。”

    左罗戒备看房间,拿出手机道:“指挥中心,Z7左罗呼叫支援,定位我的手机,3204房间。”

    苏诚朝门外靠去道:“如果他不是自杀,那么我们敲门时候,凶手还在房间内。”

    左罗也退到门口玄关位置,看玄关边的锌间,里面有一个楼梯通向天台:“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。”苏诚道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阳光房天台多半是封闭的。”避免其他去天台晒衣服被子的居民闯空门,也为了防贼。所以多数阳光房天台部分都蹿全封闭状态。

    苏诚再指了下楼梯,楼梯上本用有一双拖鞋,但是两只分开,一只在上一个阶梯,一只在地上,似乎有人上楼碰撞了拖鞋。

    左罗靠到墙壁,转身进入锌间,枪口朝上:“警察,上面的人立刻回应。”

    左罗还在观察楼上情况,厨房位置,一个戴口罩,戴冬帽的人闪身而出,手枪指着苏诚:“左罗,别动,把枪放下,否则苏诚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特?我还将电梯做了手脚这时候自己距离转角到电梯只有两米,自己转身而逃好像比子弹要慢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名探,我知道你们肯定会注意到拖鞋,拖鞋只是诱饵◇罗,把枪扔出来。”他的位置看不见左罗,左罗在苏诚和他位置中央的锌间内。

    左罗道:“你认识我们。”

    苏诚道:“能不能不谈这问题,把枪先扔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种搭档让左罗无语,数秒之后,左罗手枪贴了地面滑到通道位置。口罩人道:“苏诚,走过来,把枪踢给我,快点,我没有时间。”

    苏诚只能照做,前走两米,将手枪踢给口罩人。

    口罩人慢慢靠近苏诚,道:“苏诚,站在楼梯房间的门口。”

    苏诚左走一步,身体站立在门边,口罩人枪口对着苏诚,慢慢移动:“左罗,不要乱来,我没想伤害你们。”

    口罩人走过苏诚,慢慢后退,出了门口将门关上,而后立刻跑了几步,跑进了电梯间,按下一楼,再狂按关门键。奇怪电梯门不关闭,电梯口位置竟然有块瓷片。口罩人踢瓷片,没踢开,卡住了缝隙。口罩人弯腰蹲身拔出瓷片,同时听着房间位置是否有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电梯门即将关闭时候,左罗突然出现电梯门口,双手握枪,率先发难,连续两枪将口罩人击毙。

    苏诚是很聪明,但是有时候也会发生错误。比如苏诚没去过楼顶,认为楼顶是全封闭,这次苏诚错了。

    天台确实是封闭,建立了两米五的围墙隔离了外界,上面还拉了两条铁丝◇罗之彪悍不要解释,人上天台,西装扔在铁丝上,人翻滚过铁丝,落地,身体多出被铁丝倒勾撕破。而后左罗通过消防楼梯快速到达32层◇罗实战经验丰富,通过电梯内的光源照射出口罩人的身影,判定了口罩人在电梯的位置,而后突然出现,射击,没有任何警告。

    苏诚在确定门外是左罗后,终于开门出来,走到电梯间。之间口罩男尸体倒在电梯门位置,电梯门关闭撞击在尸体上又打开,又关闭又打开,声音听起来让人烦躁。

    左罗拿掉口罩男的面罩,这人苏诚和左罗都认识,他叫孙强。孙强是马局非常重要的中间人,马局通过戴芸和孙强建立联系,孙强则成为中央枢纽,给各分部门输送物品,金钱,或者拿取物品金钱运输到其他部门。

    七组早先通过孙强确定了三处可疑地点,再经过齐鸣的暗中查探,精确定位三个地点,于是就有夜袭四路的好戏。三路被破,警方一直没有抓捕孙强,一来因为没有证据,二来没有被捕人员举报孙强,三来Z1忙不过来。孙强暂时放在一边』想到孙强竟然客串了杀手。

    苏诚道:“你下手够狠。”直接干掉了。

    “他有枪,我没机会警告。”左罗回答,他内心评估过,苏诚和自己都没有辨认出其身份,其携带有武器,不能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苏诚道:“这也是好消息,立刻逮捕戴芸吧。”

    左罗点头联系方凌。不抓戴芸,是因为没有抓戴芸的证据。孙强成为杀人嫌疑人,而戴芸多次出入孙强的房子,带走一些东西,齐鸣有照片和录像为证。这样一来就可以直接扣押戴芸。这也许是吊死鬼和马局没有想到的,现在必须要快,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,先控制了戴芸。只要拿下戴芸,马局就很可能被定罪。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